城南渡

回首过往时,常会懊恼于曾经的幼稚。
愿我,
不回避任何于过往的诋诟,只惶恐一切对当下的愚昧。

大家好,今天的我妈也成功被我拉入坑了呢。
因为家里平板和我的手机用的是同一个优酷账号,我妈就顺着我的浏览记录找到了镇魂,并被居脑丝成功圈粉。
然后我义正言辞地跟我妈安利:“其实原著超好看,作者特别厉害。”
我妈仿佛恢复记忆一般回答我:“对,我去百度了一下,发现她的小说跟那些网络作者还不太一样,涉猎的领域太广了!”
那一刻,我眼底仿佛探测到了同类,闪出奇异的光芒,并拿出我的手机,开始日常吹甜……
甜甜是珍宝,圈粉能力点怕是加满了吧……
今日份的表白♡
给大家指路 @一口獠牙的小甜甜

占tag致歉!
第二本默读打卡!
表白骆一锅艳照!
其实磕坏了一点……老心疼了

随笔0623

什么时候,我会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想要进步的念头呢?

  按理说,应当是跌得粉身碎骨,怕的惊心动魄时,这种境况,叫我再也不敢停滞不前,或是随波逐流。然而事实证明,我并不是一个对事物有足够畏惧之心的人,但是又或许反倒有足够同理心。每当什么优秀品质由某个个体在我眼展开时,我便欣然地走进他为我展开的美好蓝图,这时候,才能唤起我一点怠惰的畏惧之心。

  下午18:00左右,我像往常一样来到画室。天气意料之中的燥热,我期盼着画画能给我带来些许惊喜,给我一个契机体味夏日别有的凉爽。但显然,这不是一蹴而就的。好在今晚人不多,气氛正好。我任手中的铅笔漫无目的地在纸上一遍遍摩擦,思绪在其中翻飞。我想到了明天的课,我希望可以像理想中那样及时完成任务;还有即将开课的意大利语,我幻想着与老师同学初见的场景,想象中的我不会耻于交谈,可以落落大方地和他们畅所欲言。忽然,门口响起了活泼的女音,似乎是由于兴趣前来的女大学生。她向画室里扫视了一圈,便向助教老师提出要坐我旁边。我心头一颤,瞬间从我的九重天跌回原地。此刻我却毫不怀疑机械地排线中的右手没有丝毫的停顿,它比我本人要淡定多了。
  意外地,她给我打了个意料之中的招呼。我试图笑着回应她。我看得出,她是想与我攀谈的。果然,她意料之中地与我搭话。她称赞着我的画技,很快又将话题对准了我的学校,最后,甚至是我的星座,情感状况。由于是同城,年龄差也并不算大,我还可以有一搭没一搭地与她对话。同时,也给与作为初学者的她一些画画方面的帮助。
  我想气氛并不算尴尬,因为她很自然嬉笑着,时不时随性的拍拍我的手背,叫我看她的进度,或是用自己的作品开开玩笑。我也积极地响应着她,排线的手也还僵硬地挥着。
  我也只能做到僵硬地摆动手腕了。
 
  从她搭话开始,我们之间就好像铺开了一张渔网,我们两被共同罩在里边。她看起来相当熟练,或是可以欣赏这种在漏网间巡回的乐趣,以一种娱乐的姿态在其中游刃有余。我断不能让她察觉到我这边僵如死鱼的状态,于是我只能暗中收紧我周身的网,看起来,就和其他人一样,在空气中肆意展现自己的外壳,实际上,我的每一寸肌肤已经有如狱中死囚,几乎毫无反抗之力了。
 
  徒有一张面皮,让我强撑起独当一面的假象。
 
  自始至终,我都想求得一点在芸芸众生中的独一无二。年幼时向幻想外边的冰冷与内在的温热,到最后化成了我几乎没有底线的宽松与原谅;后来我试着显得幽默风趣,却在一次次凝固的尴尬中又沦为一望无际,却又一览无余的芸芸众生中平平无奇的一份子。我有多想像那位女生一样,显得怡然自得,落落大方,又多么不想沉湎于对星座的笃信,对情感的期冀。多么想平常地面对日常的社交,多么想自然地发出对他人的赞叹,不用战战兢兢地措辞,不用反复试探地开口,不需要任何费力的心里建设,就能做到这一切啊……
 
  于是,我会想进步。这是我一直以来想要做到的事,不一样的是,我期盼着有一天,我做到它的时候,不是在讨论“星座的适配性”或“是否回去篮球场围观”等时。我盼望着,我能潇洒地在人前甩出我构想的蓝图,因为充分的准备和长期的努力,我丝毫不担心它的可行性,我能像扯着风筝的线轴那样,肆意挥舞着双臂。彼时刚好有东风相称,我也愿笑靥相迎,看它一展宏图,扶摇万里。

完稿于 二零一八年 七月一日
满意度 六

你们!!!!生日快乐啊!

杀破狼女孩就很幸福,广播剧729什么的就不说了,,,还有皇粮定时派送,可以说是天上人间般的境遇了。

#半夜抽风占tag致歉

我!!!城哥!轮到连连了!!!!我觉得我现在做梦都能笑醒!!!!!这要我怎么睡觉!!!尽管我很垃圾!!!但是连连太美好了!!我永远爱一目连!

眠眠的书到了!!!!!我开心到爆炸!!!!!!已经准备二刷啦!眠眠她一定是吃可爱长大的!趁着没人疯狂表白!!